当“金融狗”走向“民工化”,还能留下多少光荣与梦想?

新金融
2019
06/12
18:29
来咖智库
分享
评论

" 金融专业你以为还像我们当初毕业时那样光鲜吗?错了!这个行业的人才供给早就有点过剩了。"

L 是 80 后 85 前,毕业于国内某知名财经大学金融专业,研究生学历,先在广发证券投行部干了几年创业板项目,工作三年就安安稳稳在新一线城市买了房,现在转到沪上一级市场看项目做投资了。

L 说,最近这 3、5 年 " 金融狗,遍地走。"。金融这个行当,涌进来的新人太多了。 

90 后,一个大家还认为充满胶原蛋白的称呼,事实上已经在面临现实的残酷拷问。

即便是在 1990 年出生的这群职场人,在今年也迎来了自己 20 岁年华的尾巴,马上奔三,进入人生的下一个十年,但是跟 80 后的前辈不同,90 后突然发现,这个曾经遍地弯腰就捡钱的行业,变了。

" 在刚进入这个行业时候,我们看到的是 80-85 年那代人的光辉,"W 是一家知名券商的首席分析师,优秀的学术背景和海外工作经验虽然对她现在的工作有一定助力,但是在行业洪流向下的境遇中,W 幽幽叹了一口气,"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晚出生了几年吧。"

就像 W 所说的,在自己刚入行的时候,看到有人在 30 岁出头已经做了基金经理,初步完成人生第一阶段的积累,在一线城市购置了房产,不能都说完全财务自由但已经是比较的从容。

但自己干了几年才发现,同样的案例已经再难以复制,或者说复制成功的概率越来越低。

一方面,北京、上海等一线城市的房价经过过去 10 年的上涨,再想依靠工资收入 " 上车 " 已经根本不可能。

另一方面,资本市场经历过 2015 年的牛市之后,一直没有出现大牛的行情,这个靠天吃饭的行业里,年轻人上升的通道似乎也越来越收窄。

曾经一度被认为是 " 金领 " 的证券行业,随着人才供给的过剩,迅速走向了 " 民工化 ",虽然超高薪依然存在,但是那些金字塔尖的事情跟绝大多数金融狗,绝对没有一丁点儿的关系。

即便是所谓的高薪,也只是相对于其他行业,相对于自己行业确实一直在走下坡路。也许这是常态化吧,是行业红利的逐渐消失。

前段时间,由于行情比较清淡的原因,大部分金融人士也都较为清闲,我们找几个 90 后聊了聊天,试图透过下滑的宏观经济迷雾和看起来比较低迷的行业,来窥视一下他们真实的内心和想法。 

原来,这群 90 后金融狗也有属于自己的光荣和梦想啊。

一边拼命,一边迷茫

国内券商分析师的普通岗位,最低的门槛,也必须是是国内 211/985 研究生毕业,或者是国外全球排名前 50 大学的研究生毕业。并且就算你读研的学校是 985 或者 211,而本科不是,那么同样机会渺茫。

小编去搜了一下最近 5 年内某一年的 985/211 的本科录取率,985 最高不超过 5.81%,211 最高也只有 13.99%。

根据教育部公开的数据,全国研究生 2015 年报录比是 2.9:1,换算成录取率是 35%,然后我们假设,985/211 也是这个录取率(显然热门学校和专业要比这个录取率远低),而且并不考虑考上了但没有毕业的情况,全体学生中也有且仅有 2% 和 4.9% 的人踏进了券商分析师的最低门槛。

但是,不要觉得拿到门票就万事大吉了。实际上,卖方分析师是个万分辛苦的工作,并不比互联网公司的 996 来得轻松,很多时候就是 007。

在数据获取上,需要通过各种方法自己建立行业数据库,为了对上市公司的动向及时了解,研究员们时常和上市公司保持联系,并把最新的研报争分夺秒的发布;为了了解上层政策,有研究员经常走访部委和协会;为了增加行业研究深度,研究员就要打通产业链的上下游,收集各种信息。

很多分析师,就是在白天路演、晚上整理数据写报告的枯燥而单调的生活里,一天又一天的坚持着。

行业的兴与衰

从国内的情况看,券商分析师从上世纪 90 年代开始兴起,此后进入快速发展的阶段。

国泰君安的李迅雷就曾回忆说,在 2000 年的时候,国泰君安研究所的分仓收入大约只有 100 万左右,到 2008 年,这收入已经达到了 4 亿元。

10 年过去了,4 亿元的数字仍然没有大的变动,但是分析师行业快速发展了整整十年的时间,从业人数迅速膨胀。

根据《证券日报》的数据,刚刚过去的 2018 年,在整个证券行业减员的背景下,从事证券投资咨询业务(分析师)的人员仍在大幅流入,新增 343 人,从业人数的增幅为 13.22%,行业总体人数为 2936 人。

而另一个可以参考的数据,当初在 2004 年首次开始征集候选人的 " 最佳分析师 " 评选中,共有 450 多人报名,他们几乎涵盖市场上所有对外服务的券商分析师。

作为一个新生儿,中国的资本市场总共也就存在了不到 30 年的时间,分析师行业就伴随着证券市场一起成长起来了,而且还带上了 " 金领 " 的光环。

然而,十几年过去了,从业人数扩充了 5、6 倍,但是行业的总体收入并没有提高多少。

" 金领 " 光环逐渐在褪色,而且这种变化在 2018 年似乎达到了临界点。 

先说一个小插曲。去年开始,有求职人士在一些平台发帖,因为券商研究所工资低,公开吐槽自己的愤懑。

有公开数据显示,就平均水平而言,2018 年硕士应届毕业生的起薪为 6824 元,其中一线城市为 7159 元,二线城市为 5726 元。而这位贴主是清华硕士毕业,5000 的月薪的确不得不 让人惊呼:分析师行业怎么了?! 

对比一下网上流传的互联网行业应届生工资,未经官方渠道证实,有可能并不十分准确,不过还是可以做个参考。的确会让优秀的金融、会计或者商科的毕业生马上酸成柠檬精!

2018 年部分互联网公司应届生待遇

就行业自身来看,2018 年还发生了两件标志行业变革的大事。一件是来自国际的影响,还有一件就是国内的。

从国际市场看,研究服务报酬与交易佣金分离将成为大趋势。2018 年欧洲市场开始执行的 MiFID II 模式对全球市场都造成了影响。

这种模式与投行研究直接相关的一条规则是,基金经理禁止从第三方获取研究费,不能将费用打包至客户交易佣金内,交易佣金池和投研佣金池分开。

所以最直接的影响是,投资者要为单独的研究报告付费,并自行核对研究报告质量,这一举措将推动投资机构更加审慎的使用卖方研究资源,降低费用开支。(注:MiFID,Markets in Financial Instruments Directive,欧盟金融工具市场法规)

根据麦肯锡测算,MiFID II 自 2018 年 1 月开始实施之后,年内欧盟的机构投资者将消减研究支出约 12 亿美金,也由此造成一批卖方分析师失业。

" 之前国内买方一直没有为研究付费的习惯,而且国内券商的研究报告同质性也比较强,MiFID II 来了之后,资源肯定会向头部券商、研究能力最强的机构集中。"

W 说,对小券商的分析师来说,没有研究所没有盈利模式,肯定会很难继续做下去。 

从国内市场看,2018 年,分析师行业最重要的、而且已经快要完成的《新财富》的评选因为一件突发事件,被终止了。然后,很多卖方分析师开始谈论转型问题,越来越多的人说,分析师行业要去产能了。

仍旧怀抱梦想

跟 W 聊天的时候,她一直在说,深感生不逢时。 

90 后发现,85 前后的这些 " 前辈 " 们,正在很多关键且赚钱的岗位,如基金经理,逐渐将职位固化。

从可以观察到的现象来看,15 年牛市上去的基金经理流动性很低,鲜有位置给研究员上位。

第二,在牛市行情之后,行情短期震荡甚至普跌,推的股票难涨,就很难有好的考核业绩。

第三,金融行业不断被整顿,新财富取消,中小基金募资困难,也在一定程度上收紧了研究员上升的管道。

所以整个证券行业的资源,越来越往头部券商集中,并被 80 后 " 先到者 " 掠夺。

W 举例说,以投行业务为例,头部集中效应越发明显,在注册制开启(科创板)的时代,是头部投行的天下,如中金、中信、华泰、中信建投等,中小投行基本上没有单子。

" 另外头部投行里面,也是资深保荐人和领导积累多年的资源在变现,30 岁左右所谓的小朋友,都是做 paper work 的,即便自己努力拓展了 1、2 个潜在项目,那也得等上个 5 年 8 年,能不能上还不知道呢。上了之后才有奖金拿。"

所以,越来越多的研究员开始在考虑逃离这个行业。

T 之前在某大型基金任职研究员,专注研究连锁餐饮行业。经过对行业长期的跟踪和研究,他发现,有种只做外卖的特色连锁小店非常赚钱。

一个不起眼的小面馆,月外卖可以上万单,全市 10 家店,客单价 20-30 元,掐指一算,月收入快 300 万了,净利率就算是 10%,也妥妥有 30 万利润。

T 已经在在金融行业摸爬滚打 6、7 年了,错过了 15 年的牛市,现在仍旧完全看不到做基金经理的希望。

所以,看不到牛市也看不到任何奖金指望的 T,放弃了自己每月 2-3 万的固定工资,下决心加盟了小面馆,准备仿照这种模式在线下铺开。

他相信,之前自己积累的研究已经把整个行业吃透,只要愿意弯下腰去做,就可以赚到丰厚的利润。

而 Q 目前在做的事情也跟 T 很类似,同样是从深度研究切入,在自己所熟悉的新兴消费行业,深入了微商产业链,自主创业成立母婴产品微商公司,准备采用微商的模式推出自主品牌的婴儿用品。

长期浸淫 A 股市场的 Q 还专门提到,虽然二级市场面临这样那样的问题,但仍旧保持了其较好的公平性。

" 要知道,真正残酷的是一级市场。"Q 说,那里充斥着各种离奇的交易,弥漫着更加刺鼻的铜臭味。在疯狂的一级市场里,富二代和权贵二代们赤裸裸的资源变现,项目的退出周期更长,陪跑的年轻人更加不知所措。

结语

金融行业真的是人才过剩了吗?

这个问题,小编问过他们每个人。

L 认为,目前的过剩是结构性的,做基础工作的人过剩了,但是具有资源优势和资金优势的人才仍旧稀缺。但问题是年轻人白手起家建立资源和资金优势比以前难度大多了。

W 则说,中国的证券市场在成长和发展,分析师行业也需要不断经过市场淬炼,为客户去创造价值。

" 如果 A 股市场一直不让做空,那么分析师就不能通过自己的独立研究来沽空一家上市的股票,从而让客户赚到钱。不然,分析师就只能沦为上市公司的附庸,还经常是免费的。好在马上科创板等一系列制度创新就要来了。"

然后 Q 和 T 觉得,投身实业把自己的研究成功换一种方式来转化,也并不遗憾。或许真的就如同 T 说的," 以前就是因为我们没有进入这个行业,所以面馆的老板赚钱太容易啦。"

Q 还愤懑的提到一件事情,毁掉新财富的那个 IR 目前在自媒体和微商界风生水起,而被她拖累的这些年轻人,还能留下多少光荣与梦想?

来源:来咖智库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大发快乐8—大发快乐8官网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

1
3